当前位置:首页>罕见疾病科普

各国罕用药管理经验

2011-11-15

    罕用药管理事实上是以普通药品的管理为基础的。由于罕用药本身属性的特殊性,使得其研制、生产、流通、供应、使用与定价保障等机制存在特殊性。
促进药品可获得性
各国对罕用药的管理主要采取推、拉政策。推的政策一般是帮助开发者降低成本,从投入上直接降低成本,如政府提供新药的研发资助、研究经费的课税扣除或降低税收比例等;拉的政策是一种促进产出的政策,即被设计用来创造市场,帮助开发者提高投资回报与产品市场竞争力的政策,如促进其取得上市后市场垄断权、新药定价政策等。大部分施行了罕见病药品管理制度的国家或地区采取政府研究资助或咨询帮助的激励形式。
基金资助
美国FDA罕见病药品开发办公室(OOPD)有权批准对极罕见疾病的临床试验给予基金资助。此项基金主要支持学术研究者,也有部分支持小公司。在1983—1997年间,共有350项临床研究得到约1亿美元的资助,其中有21个受资助的罕用药已被批准上市,基金中的25%用于资助已批准上市的药物在罕见病方面的临床研究。
日本的基金资助包括罕用药研究的全过程,基金用于支付试验和研究的直接成本,总额不超过研究总费用的1/2,时间为3年。基金由厚生省提供。获得基金资助的药品上市后,当总销售额超过1亿日元时,每年强制性收取1%的销售税用于偿还基金,直到全部还清为止。
咨询帮助
在美国,赞助者可以要求OOPD提供书面的协议,指导为申请上市而进行的临床前研究和临床研究,使研究既符合FDA的要求,又能缩短研究时间,降低成本。在日本,药品安全研究组织(OPSR)免费为罕用药研究开发上市提供咨询和指导。
增加研发资金支持
2002年美国加大了罕见病和罕用药的研究力度,增加了FDA与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专项研究基金。另外,对中小型罕见病研发组织,FDA为每个罕用药项目提供为期3年的每年20万美元的直接成本补助。
欧盟推出1998—2002年度的第五框架计划,资助遗传类、代谢类、癌类等罕见病的发病机制研究和罕用药的技术创新研究,共有13项计划,获得1520万欧元的资助。2002—2006年度的第六框架计划优先资助的罕见病与罕用药的项目25项,在关注罕见病的基因治疗技术。2007—2013年度的第七框架计划,加大对非传染性、非恶性的罕见病发病史与病理生理学机制研究,以提高这类疾病的诊断、治疗与预防水平。
建立快速审评政策
优先审评机制
优先审评是FDA针对新药申请(NDA)和新药补充申请程序中引入的分级审评政策,FDA将药品的优先审评权给予那些最具治疗潜力的新药。FDA优先审评时间一般不超过6个月。
加速审批
1992年12月,FDA的《联邦管理法规集》引入“加速治疗严重的或危及生命疾病的新药上市审批程序”。新药加快审批权的授予可依据替代终点的临床评价结果,但药品上市审批后,研发者还必须证实药物的长期临床收益。
药物快通道项目
1998年9月,FDA出台《快通道药物发展项目工业指南》,用以促进一些特殊疾病的药物研发。申请者可以在临床试验申请后或上市申请前的时间段去申请获得快通道药物登记。获得快通道药物登记的研发者意味着拥有了与FDA进行会晤与沟通的机会,大大提高了新药研发的成功率。
欧盟2004年进行的药品的审批程序改革,将药品评审分为:欧盟药品集中审评程序下的例外审批规定,类似于同情治疗审批;药品的加快评估政策类似于FDA的优先审评政策;药品的条件审批政策类似于FDA的加快审批政策。
市场垄断权及税收优惠
市场垄断权
罕用药上市后,主管机构可以授权该药的拥有者附加的市场垄断权,而普通药品享有专利保护,不再另设市场垄断权。有报道表明,市场垄断权是罕用药激励政策产生效果的首要因素。在某一罕用药的市场垄断期间,为了保护第一个开发者的利益,主管机构一般不会再批准相似的药物上市。
税收优惠
在美国罕用药的税收优惠采取课税扣除方式,即罕用药临床研究阶段费用享有50%的课税扣除优惠,在15年内有效,剩余的50%也可以减税,总的税收减免可达临床研究总费用的70%。日本则采取减税政策,减税的数额为扣除资助基金后罕用药开发全部费用的6%,但是不能超过公司税的10%。但从1999年开始,政策更加优惠。如果当年总研究费用超过过去5年中3年的年总研究费用平均值,当年总研究费用的15%可从公司税中减免,最高达公司税的12%。对于罕用药,此减税额可加到罕用药的通用减税额上,最高减税额可达公司税的14%。
促进罕用药可及性
要提高罕用药的可及性,重要的是开发者能获得更多的融资渠道,既包括政府的投资,也包括风险投资基金的注入与新的合作研发模式采用。
风险投资政策
风险投资本质上是企业的一种融资方式,是金融市场上使资本和知识相结合的一种制度创新。1977年美国科学基金协会试行了一项面向风险企业的小企业创新研究(SBIR)计划,大批高新技术成果实现商品化。在日本和欧盟也有类似的财政资助和税收优惠政策。1998—2001年,美国审批的罕用药中38%为中小制药公司,57%为大型制药公司,其他占5%。日本罕用药小型制药公司占40%,大制药企业占54%,生化技术企业占6%。
应用公私合作模式
欧洲罕见病治疗启动组织立足在学术组织与制药公司间建立起促进罕见病治疗发展的合作关系。为了提高药物研发效率,美国的制药公司开始转向与其他同行公司、学术界、政府机构开展大型的合作研发项目,以加快共用非核心竞争领域的知识更新,并有利于下游产品的发现与研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目前通过一个称为“医学研究方向指南”的项目,积极支持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项目以及非核心竞争领域的合作项目。这些微观层面的创新性管理策略将会促进融资困难的罕见病新药的研发。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8877号
邮编:250062
TEL:0531-82629337 13608938012
当前访问人数:1961504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362号 鲁ICP备11010875号